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疫情拖累海外奶粉配方注册 有乳企已苦等2年

来源: 中国食品产业报      作者: 罗芳      发布时间: 2020-06-03
尽管国内疫情已基本控制,但对部分行业的影响还在持续。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从2018年开始,国内奶粉配方注册管理逐步收紧,有个别海外中小乳企等待配方注册已接近2年,此轮疫

  尽管国内疫情已基本控制,但对部分行业的影响还在持续。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从2018年开始,国内奶粉配方注册管理逐步收紧,有个别海外中小乳企等待配方注册已接近2年,此轮疫情让海外奶粉品牌审厂面临困难,配方注册或因此受阻,而近期有多家乳企也开始试图通过并购或“借道”等曲线方式,来解决配方注册问题。

  “我等配方注册已经等了2年了,”上海奶粉商人何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2017年之前,何军一直通过代工的方式从事进口奶粉生意,根据配方注册制要求,一家奶粉工厂只有3个注册名额,于是何军通过朋友介绍与澳大利亚南部的一家大型乳企签约,作为该厂旗下品牌申请配方注册。

  注册前期流程一切顺利,何军在2017年12月提交注册材料后,2018年3月配方审查就已经通过,按照计划半年后就可以拿到注册文件,但实际情况却比想象中更长,因为按照配方注册新政,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需要对海外奶粉工厂进行现场审查,但由于种种原因现场审查一直未能进行,注册也陷入停滞。

  今年3月,何军突然接到工厂通知,称中国市场监管总局要求其重新递交配方注册的材料,流程再次启动,这让他喜出望外。不过海外疫情的影响让他感到担忧,在何军看来,目前的情况下国外验厂肯定会推迟,何时能够完成注册又变得不可预测。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受到影响的并不只是中小乳企,原计划惠氏有多款新品将在一季度完成审批,但疫情的爆发让注册进度被拖累。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4月7日,共有439个系列1293个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通过了配方注册。在4月份之后,虽然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了多批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批件待领取信息,但记者注意到,大多数属于配方变更,而非新注册。

  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2018年以来,虽然在配方注册总量上并不存在总量控制,但国家有关部门对于注册要求逐步收紧,注册难度在加大;海外工厂现场审查需要排队,而此轮疫情无疑将拖累部分海外品牌注册的进度。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近2年出生人口的下滑,让国内奶粉市场进入残酷的存量竞争阶段,而各乳企也希望通过新配方或新产品来争夺市场份额,但不通过配方注册就无法在国内常规渠道进行销售,不确定的注册进程也让各乳企开始寻找解决方案。

  记者注意到,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原属于加拿大乳企Saputo的青岛迈高工厂的所有权在今年5月28日悄然变成了达能公司,这也意味着在出售多美滋品牌给雅士利国际(01230.HK)5年之后,达能重新拥有了一家中国奶粉工厂。

  在业内看来,达能买下青岛迈高工厂或更看中其所拥有的3个配方注册名额,因为根据达能2019业绩会上透露的信息,其奶粉新品上市也同样受困于配方注册而延迟。不过对于如何使用这三个配方名额,达能向第一财经回复称,这一收购属于达能在中国发展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的关键举措,但具体的商业计划不方便透露。

  而在同样等待配方注册的乳企名单中,原本也包括蒙牛2019年收购的澳洲网红奶粉贝拉米。此前由于未通过配方注册,贝拉米业绩一度大跌,截至2019年6月30日,贝拉米收入2.66亿澳元,同比下滑19%,净利润2179万澳元,大幅下滑49%。2019年9月,蒙牛乳业以14.6亿澳元的代价收购了贝拉米。记者今日从蒙牛乳业了解到,近期贝拉米用雅士利国际旗下已经注册的菁跃系列的名额完成了配方变更注册。

  不过在宋亮看来,上述曲线操作只适合资源实力较强的大型乳企,而尚未注册的海外中小乳企只能继续等待注册,但目前国内奶粉市场集中度不断提升,竞争快速加剧,留给其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何军为化名)

 
 
 

最新文章
 
行业相关食品资讯
 
推荐图文